"

浙江11选5

"
當前位置:首頁>>以案釋法
以案釋法
檢察官“如我在訴”,化解了行政爭議和兩代人的七年糾紛
時間:2022-03-01  作者:  新聞來源: 【字號: | |

 一塊墳地、十幾棵竹子引發了兩代人長達7年的糾紛,縣、鎮政府、司法局等多部門多次調解無效。洪某甲因自留地糾紛向鎮政府提出了土地使用權確認申請不予支持后,向市政府申請行政復議未果;其向法院提起的行政訴訟,經過一審、二審、再審也均敗訴。 

  “尊敬的高軍檢察官您好!您是一位忠于黨、忠于國家、公正司法、為民辦事的好檢察官……”2022年2月18日,該案申請人洪某甲向宣城市人民檢察院第五檢察部主任高軍發來這樣一條短信,表達感謝的同時也告知檢察官,他撤回行政訴訟監督的申請書已寄出。 

  洪某甲申請檢察監督后,檢察機關抓住矛盾癥結,綜合通過釋法說理、促成和解、爭取支持等方式,讓困擾當事人多年的行政爭議、民事糾紛均得到了實質性解決。 

  私砍十幾棵竹子 引發的“蝴蝶效應” 

  洪某乙(洪某甲父親)和李某在大集體時期系宣城廣德市某村的同一生產隊社員。1980年左右,洪某乙在其住宅后荒山坡上種植了一片毛竹,后逐漸自發成林并延伸至李某父母墳墓邊緣。李某為了防止毛竹繼續蔓延至其父母墳地,于2016年擅自砍伐了十余棵毛竹,并在墳墓四周砌建了一圈擋土圍墻,圈占面積約10平方米。 

  為此,洪某乙與李某發生矛盾。期間在上述問題的爭執過程中,李某不慎致洪某乙受傷,并賠付了醫藥費,后雙方矛盾升級。 

  2017年,洪某乙針對圍墻圈占約10平方米土地,向當地村鎮政府提出土地使用權確認申請。鎮政府經調查后認為,爭議地塊原系集體所有的荒山,洪某乙于1979年在此荒山附近的自留地上建房后,將房屋后基土坎以上的荒山自行開墾種植蔬菜,故爭議地塊不屬于洪某乙的自留地,決定不予確認使用權。洪某乙對該《答復》不服,向當地市政府申請行政復議,也未獲支持。 

  洪某乙不服該復議決定,對當地市及鎮政府提起了行政訴訟。一審法院在查明事實的基礎上,依法駁回洪某乙訴訟請求。洪某乙于2020年去世后,洪某甲接替已故父親,向宣城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并在該院駁回上訴后,向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申請再審。 

  省高院駁回再審申請后,2021年11月25日,不甘心放棄的洪某甲向宣城市人民檢察院申請監督。 

  “小案”不小看 案結前再多做一點 

  經過調閱相關案卷材料,檢察官認為該案中,政府所做的行政裁決和行政復議均程序合法,法院的訴訟判決也并無問題。但辦案檢察官認為,如果直接不支持洪某甲的監督申請,當事人的糾紛和心結并未得到解開,案雖結卻事未了。 

  案件承辦人分析案情后認為,洪某乙當初向鎮政府就土地使用權提出申請的目的,是雙方在發生“砍竹”糾紛后報警,因洪某乙沒有土地證和林權證,無法認定竹木屬于其所有,故有關部門告知洪某乙,解決“砍竹”矛盾的前提是先行明確竹子所在的爭議地塊使用權,繼而引發了后續洪氏父子兩代人耗費7年光陰深陷糾紛,幾乎走了所有的訴訟程序也未能化解心結。 

  承辦檢察官決定聯合相關行政部門,去實地考察案件現場的同時也再做一次努力,以解決“砍竹”的民事爭議入手,著力化解關于“土地”引發的行政爭議。 

  春節剛過,為了不引起村民注意,承辦檢察官一行就和當地司法所所長便裝前去了雙方當事人所在的村。

  “如我在訴” 合力疏通多年癥結 

  案件的一方當事人李某,如今已七十多歲高齡。他告訴檢察官,自己與洪某甲父子不僅同村而且還是遠親關系,自己也想不明白,為何雙方會走到今天這步。 

  為案件奔波5年,洪某甲已然把自己變成了一個“法律專家”。除了熟知涉案的法律法規外,在和檢察官一行交談過程中,洪某甲頻頻闊談對“楓橋經驗”“辦好群眾身邊的‘小案’”等政法熱詞的心得體會,也向檢察官傾訴了這些年奔波的訴累以及心中的憤懣。 

  承辦檢察官了解到,洪某乙去世后,其子女中只有洪某甲在繼續堅持“打官司”。這些年來,經過漫長的訴訟程序以及檢察機關及不同部門的耐心釋法說理,洪某甲也意識到自己關于“爭議地塊為其父自留地”一說得不到法律的支持。但是如果現在沒個結果就放棄,又感覺無法對逝去父親以及兄妹們交代。 

  特別讓洪某甲想不通的是,自己開墾的集體荒地,種上了毛竹,付出了勞動,幾十年過去了,沒有任何人有異議。別人招呼不打就可以砍伐嗎?這不符合當地的風俗習慣,也不尊重歷史。 

  檢察官意識到,釋法說理到位的同時,還要回到案件的“原點”——竹子。 

  “洪家在這塊集體荒地上開墾種植了毛竹,法律上無法把集體的荒地確權給他,但是他付出辛苦栽種的毛竹所有權是他的肯定沒有問題。”檢察官以此為切入點,提出了“從砍竹開始也從砍竹結束”的調解方案。 

  經協商,雙方最終簽字達成了爭議地界以李某父母墳墓砌院墻為界,李某在自家竹林砍伐十根毛竹還給洪某甲,雙方就砍伐竹林和地界再無爭議的和解協議。 

  2022年2月21日,宣城市人民檢察院審查認為,洪某甲與李某已達成和解協議并履行完畢,洪某甲撤回行政訴訟監督申請是其真實意思表示,不損害他人利益,依法對該案予以終結審查。至此,該案得到了實質性化解。(文中當事人均為化名)

浙江11选5